個人資料,被公家機關以扭曲或怠忽法律的方式,而蒐集、處理和利用,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先前是以擴張「個人資料」保護範圍的方式,將明明就是公開法庭上的錄音,卻以隱私權保護為由,提高案件當事人申請法庭錄音光碟的難度,以免該錄音光碟會變成民眾將來申訴法庭上恐龍法官或檢察官的有力證據;近期的情形則是,許多的行政機關被媒體發現,直接將訴願決定書上的訴願人全名、甚至將部份訴願人的地址、電話在公開網頁上「全都露」,而稱因為《政府資訊公開法》規定訴願決定書應公開,而不管訴願人是精神病患、受到性騷擾的被害人等等。

在被媒體揭露後,該等行政機關才匆匆忙忙將該等不當揭露個人隱私的訴願書「下架」。其中衛福部辯稱,《政府資訊公開法》沒規定哪些資訊可公開、那些不能公開。法務部說,如果有爭議,應由行政院訴願會出面訂定各機關隱私處理原則。

《政府資訊公開法》和《個人資料保護法》的規定

對於那些資訊可以公開、那些不能公開,真有這麼困難判別,一定得仰賴行政院訴願會出面訂定「遊戲規則」才能行事嗎?

其實,《政府資訊公開法》早有規定,除非因為公益、為了保護人民生命、身體、健康而有必要、或經當事人同意,政府資訊若公開或提供,會侵害個人隱私的話,就應限制公開。而《個人資料保護法》當中,除了明確告知「自然人之姓名、聯絡方式、其他社會活動及其他得以直接或間接方式識別該個人之資料」屬於個人資料外,也規定了公務機關應如何蒐集、處理與利用個人資料,以及例外的情形。

「便宜行事」的公家機關

法律既然提供了規定,則總是將「依法行政」掛在嘴邊、作為每日標竿的行政機關,怎麼會不知《政府資訊公開法》和《個人資料保護法》同時也有違反保護個人資料的隱私,或是蒐集、處理和利用的公務機關,應如何處罰的規定嗎?

或許因為民眾很少注意,所以公務機關是如何輕忽個人資料應受到保護這件事,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筆者也有類似的不快經驗。以往相關的法律規定,除訴願人外,訴願代理人(通常是律師)也必須在訴願書上面填具個人姓名、生日、地址、身分證字號,而筆者即因為和同事一起代理當事人提起訴願,發現個人和同事的姓名、生日、地址、身分證字號全被大剌剌的連同訴願決定書,被公開在某機關的網頁上,直到筆者向該機關表示已經違反當時的《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即現行的《個人資料保護法》)之後,該機關才將筆者與同事的個人資料,匆忙刪除。

長久以來,公務機關人員在工作態度上,對於民眾的個人資料保護利益,無非是以「便宜行事」為主要依據:既然規定訴願決定書要公開,所以從頭到尾就直接「全部貼到網頁上」,個人資料保護的相關規定,要不是以「公益」自我解釋,認為無須徵得當事人同意就可以公開,不然就是認為無須判別了,「沒規定那些可以公開、那些不能公開」,反正也不會有任何公務人員因為揭露了某個無名百姓的個人資料,而受到懲戒,丟了職位或退休金。

法律既已有保護的規定,你對於公務機關違法行事胡亂處理你的個人資料,還會縱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