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類的歷史當中,恐怖主義、恐怖攻擊事件層出不窮,像是大家熟知的美國911事件,以及最近在中東崛起的ISIS,因為屠殺異族、公開斬首記者等,喚起全球對於恐怖主義的再注意。但與日常上演的霸凌戲碼,會發現恐怖行動不是最恐怖的,每天每日上演的青少年霸凌才真的影響深遠,根據〈顯不易見〉(Hidden in Plain Sight)的報告資料指出,全球約有三分之一介於13-15歲的學童時常遭到霸凌,而除此之外,其實日常生活中最可怕的莫過於偏見。

在舞台上,聚光燈打在Zak Ebrahim身上,他以第三人稱口吻,訴說著一個故事,而這個故事的主角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一天夜裡 世界全變了

1990年11月5日, 一位名叫El-Sayyid Nosair 的男子 ,刺殺猶太防衛聯盟首領Rabbi Meir Kahane, 之後更進一步與人合力策劃1993年紐約世貿中心的停車場爆炸案。

「El-Sayyid Nosair是我的父親。」Zak平靜的說著。

父親被捕後,Zak與家人不斷搬家,19歲時已經搬家超過20次,顛沛流離的童年,使他成為永遠班上安靜又胖胖的新同學,經常被排擠而難交到朋友;而就算換了姓名,依舊逃不出父親造成的陰影,人們為他貼上「恐怖份子的兒子」的標籤,因此他遠離人群,時常獨自宅在家裡看電視、看書、打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