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時事 新聞 兩個弟弟吵翻天 大哥吳東進在哪裡?

時事News

  • 推薦

兩個弟弟吵翻天 大哥吳東進在哪裡?

為了新纖董座爭議,吳家兄弟對簿公堂,吳東亮付出官司代價,換來頂多半年的這一屆董事長任期,為的是什麼?

■吳東亮(右2)、吳東昇(右1)曾是可以互相分享心情的好兄弟,但今非昔比,如今兩人關係竟是靠打官司在連結。
■吳東亮(右2)、吳東昇(右1)曾是可以互相分享心情的好兄弟,但今非昔比,如今兩人關係竟是靠打官司在連結。 (攝影者 .駱裕隆 )
十一月四日,法院裁定駁回吳東昇「聲請凍結吳東亮董事長職務案」,也就是說,吳東亮仍是本屆新纖董事長。

紛擾個把月的新纖董事長鬧雙包吳氏兄弟爭議就此暫告一段落。獲知法院裁定當晚,吳東亮露出許久不見的笑容,難得的現身朋友聚會。

值得?贏了官司卻可能輸了形象

這陣子吳東亮深居簡出,除了忙以外,他當然也知道一般人對「連媽媽都不諒解」這檔子家內事,讓他「就算贏了官司也輸了形象」。不過,吳東亮的好友說:「東亮的盲點就是,一碰到新光家族的事,他就有口難言,講不清楚。」

談起吳東亮不是和吳東昇是好兄弟,如今卻演出對簿公堂「奈ㄟ安捏」?吳東亮果真一臉無奈,搖搖頭,嘆嘆氣,收起才剛浮現的笑意,「很多事不能講。」欲言又止的結果,他也只有「見笑、見笑」聲連連。

替吳東亮打新纖案官司的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玲玉,與吳東亮本來就是舊識,兩人經常討論事情。過往,吳東亮給陳玲玉的印象是「聰明、果斷、思路清晰,很容易下判斷」,這次在面對母親和面對家族時,她發現吳東亮「經常猶豫,很掙扎也很矛盾,心裡出現障礙,反而很難下判斷」。

「所以從我(吳東亮)這邊,沒有一份聲明是東亮個人署名,都是公司。」陳玲玉覺得吳東亮「夾雜在家庭和親情的糾葛中,聲譽受到很大傷害。」

「裡外皆傷」則是一位銀行家對台新金和吳東亮的分析。

七月份台証事件(吳東亮撤換吳東昇台証人馬)發生至今,外資從極看好台新金控,到不看好家族內部戲劇化的鬥爭,出脫近五%的台新金持股,是吳東亮所受的外傷;新光家族四兄弟外加母親,「一四對抗」,吳東亮孤身一人奮戰,老大吳東進、老二吳東賢和媽媽站在老四吳東昇這邊,在家族中,吳東亮勢單力薄,受到相當重的內傷。

嚴重內外傷,換來的卻是短短半年的新纖董事長任期,他圖的是什麼?

這一屆新纖董事長任期到九十四年六月十九日屆滿,換言之,吳東亮打贏官司,確認是新纖董座,任期頂多半年。付出這麼大的社會代價,只為保住半年的董事長,吳東亮值得嗎,下一屆新纖是否仍由他繼續擔任董事長?陳玲玉說:「吳東亮堅持的是理,是定位。」吳東亮則立場堅定的說:「未來如何我都接受。」他甚至私下向主管機關詢問:「何以法人代表可以隨時改派?公司法實在應檢討法人代表存在於董事會的必要性。」

回頭檢視這次新光家族兄弟鬩牆再次搬上檯面,很重要的引線即法人代表可以隨時更換這個「法律上的縫隙」,法人不是人,又何以能夠代表股東運行公司業務?法人代表這個不存在於外國企業的產物,在國內有其保障公股代表的歷史淵源,但已經明顯衍生企業人事的紛爭。吳東亮因自己面臨過,所以研究了外國的作法,他認為:「站在公司治理角度,法人代表有必要檢討存在與否。」

公平?誰該把旗下事業分給老么

吳東亮說:「我二十六歲回國就追隨父親在新纖一步一腳印的打拚,感情很深。」大學念化工,未出國前,吳東亮就在新纖學習,回國後,兄弟也沒有人想要新纖,吳東亮才正式接手新纖。

新光合纖曾兩度面臨危機,瀕臨倒閉,是吳東亮把新纖轉危為安、轉虧為盈。

今年十月初,母親吳梁桂蘭突然改派老四吳東昇為新纖法人代表,吳東亮喪失董事資格,進而不能擔任董事長,此舉,等同家族支持吳東昇接替吳東亮擔任新纖董事長。新纖董座鬧雙包於焉展開。

不過,七月二十七日,吳東亮無預警的換掉吳東昇在台証的全部人馬,包括他的弟媳吳東昇太太何幸樺在內的四席董事,則是新纖董座之爭的前戲。看似吳東亮主導的台証家變,其實還有戲前戲——早在七月中,吳東昇悄悄換下吳東亮,拿下一家控股公司董事長,這家控股公司握有相當比例的台新金控股權,吳東亮一手催生的台新金「腹背受敵」。

不過,不管兄弟誰先出招,其中是否仍有隱情,但母親吳梁桂蘭重話指責吳東亮「不孝、不仁、不義、不信」,讓兄弟爭產原應「兩人各打五十大板」,現在卻對吳東亮很傷,因為,連媽媽都用這麼重的話,吳東亮再怎麼扳形象都大損。

「吳家兄弟各有版圖,老么什麼都沒有,只是要分一家公司,吳東亮幹嘛不放手,不都是父親留下來的產業嗎?」更何況媽媽話講這麼重了,這是社會上大部分人看這個家族問題的邏輯。

不過,熟悉吳家的人士說,這不只是「一家換一家」的簡單算術。吳東昇想進入新光家族事業很合理,但創辦人吳火獅留下來的事業中,老大吳東進旗下至少有六家公司:包括新光人壽(現已納入新光金控)、大台北瓦斯、新海瓦斯、新光保全、新光醫院、新光建設;老二吳東賢有新光紡織、新光產險、新光投信;老三吳東亮有新纖、老四吳東昇是零。「誰該分給吳東昇?」

台新金一位股東替吳東亮抱不平,「當初,台証納入台新金控是兩人歡喜甘願,以十一月五日台新金的收盤價二十八.九元計算,當初以一.二股的台証換一股的台新金,折算成台証,股價是二十四.○八元,當天市占率最大的證券公司元京證的收盤價只有二十三.五元,以歷來台証股價從未高過元京證來看,台証併入台新金是換到不錯的價錢。」

對投資人、對台証員工,台証併入台新金並不吃虧,「既然不吃虧,當初又是兩人歡喜談定的交易,現在怎可說沒分鴗鷟阯d下的產業,手上是零?」

但吳家人對吳東亮,有一個心態是:「怎麼可以說台新銀(金控前身)是你吳東亮自己創的?如果沒有新光家族的招牌,當初豈有這麼順利籌資一百億元設立新銀行。」

此話有理,只是,台新銀行十二年前申設後,確是吳東亮一人獨立奮鬥,拚出的局面。前大安銀行某人士說:「不是吳東亮的全心投入,台新金也可以是倒數幾名,不是今天新銀行中的模範生。」大安銀行現在已併入台新金控。

吳東昇想重返家族事業,不知是誰先提議從新纖卡位,但「如果要談公平,父親留下來的事業,老大分六家、老二分三家、老三分一家,老大是不是應該分擔一點責任照顧小弟?」吳東亮口裡不說,但身邊的人總認為,這不公平。

新纖董座鬧雙包後,開始有人提出「大哥(吳東進)你在哪裡?」兄弟相爭,大哥理應出面協調,更何況,大哥分到父親留下來的產業比較多。事實上,在此同時,吳東進已悄悄的進駐新纖董事會「委屈」的「襄助」弟弟,當起了駐會董事。

新光金控董事長吳家老大吳東進在老三和老四爭奪新纖,僵持不下時,支持老么,自己也一同進入新纖董事會。吳東進的進駐,不知是否有另外一層意涵。

陳玲玉說,他接手新纖案,防守居多,她看得出吳東亮「夾雜在家庭和親情的糾葛中」,所以大部分時候,吳東亮處事果斷,「這次我卻看到他柔軟的一面。」

雙輸?家族形象已受到損害

一位老企業家看到吳火獅子女在他身後,頻頻上演不合的兄弟之爭,相當慨嘆吳火獅在世時,最得意的就是「子女孝順、相處融洽」,那知他才一走,家族就演出變奏曲,四根琴弦斷裂。

「相愛容易相處難」,兩兄弟何嘗不是如此。老么最會念書,從建中、台大法律系、到哈佛法律博士,最後也如願從政,選上立法委員。他選擇了最愛的政治之路,在事業上投注就分散。

老三是企管碩士,擅長財務和管理,也是公認四兄弟中手腕最靈活,對事業積極,投入最專注,且最具行動力與魄力。常有人當面對吳東亮說:「你們家兄弟你最聰明。」吳東亮通常會露出靦腆的笑說:「那ㄟ!」不過,這幾年台新銀行的表現,成績寫在報表上。

性格不同,當兩人在事業「合而為一」時,就出現了相愛容易相處難的掙扎。台証併入台新金後,吳東昇掛名金控副董事長,在金控有辦公室,但他鮮少與會,也幾乎不曾踏進金控。吳東亮曾經對吳東昇攤牌「要做就好好的做」,兩人對事業經營的態度不同,開始漸行漸遠。

一位知名的創業家說:「與其讓兄弟進入公司不適任,還不如賺錢分給他。」中小企業的這種做法,顯然並不適用有錢的大家族。

在公事上,以吳東亮對自己和對員工的要求都像「鎖螺絲釘」一樣嚴謹,絲毫不鬆懈,他顯然很難認同鬆散。就算親兄弟也一樣,除非不共事。

新光合纖董事長之爭目前浮現的只是泛新光家族兄弟爭產的冰山一角,以新光家族的交叉持股複雜度,且四兄弟關係早有嫌隙,泛新光家族產業的主導權歸屬,將還有很多出人意表的戲碼上演。

新纖董座雙包案暫告落幕,只是中間的過程,未來,「大哥,你在哪裡?」恐怕將又是另一齣戲。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4)

商周嚴選Select Goods

還在學-成功不是你想的那樣今年你必須自學的一堂課

身為被寵壞的中年男人,回過頭重新投入學習:學閉嘴、學聽話、學願意、學做小事...看透繁華,補修生命「該怎麼活」,你也應該學!

學經濟,讀這本就夠!史丹佛給你讀得懂的經濟學

讓史丹佛人氣名師,以輕鬆平易的內容,介紹36個經濟法則關鍵詞,你不必是經濟學家,也能開口聊經濟。

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會員登入加入會員。回應文章及評論歡迎使用 facebook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