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Opinion

  • 推薦

別太急著長大

阿布

上週三麗鷗全球副總裁,我們公司第二把交椅要我跟他一起去參訪台北分公司。他在台北待了一晚,白天和客戶開會,並和我以及台灣總經理一同討論亞洲未來的策略。他很喜歡來台北出差,主要是為了台灣美食。尤其是鼎泰豐,每次都要去鼎泰豐吃晚餐。

我搭開會前一天最晚一班飛機從上海先來台北。隔天台灣總經理和員工去機場接副總裁和他的夫人,另外兩個台灣同事則帶我先去餐廳等他們來吃午餐。這次副總裁午餐想吃台南擔仔麵,鼎泰豐則當晚餐,兩間店都在永康街。

我們三個人大約12點半到餐廳,然後有人跟我們說副總裁大概會再晚15分鐘才到。兩個台灣同事先進去餐廳等,我站在門外,看著週二午後晴朗的天空,想到我上次來這裡已經是四年前了。我轉身跟他說們我想去走走,大概十分鐘後回來。

首先,我被街上這麼多日本遊客嚇到了。當我念大學常來這的時候,這裡多半是附近的居民和學生。現在人行道上滿是日本人,急著想吃芒果冰然後在鼎泰豐前面拍照。很多我念書時曾去過的小吃老店和服裝店現在都關了,取而代之的是連鎖或漂亮的新餐廳,前面有著日文說明或菜單。

永康街的中心是個小公園。這是個有晴朗太陽的午後,陽光從樹葉撒落,地面看起來閃閃發亮。因為身上的黑皮鞋和海軍藍西裝,我感覺跟這地方有點格格不入。我緩緩走過這個公園,緩緩走過舊角落、舊回憶、舊情緒,那些已經被遺忘許久的事情,現在又慢慢甦醒。

我穿過公園第一個角落,我彷彿看見自己從我那老舊骯髒的捷安特腳踏車上下來,停在對街的鹹酥雞店前。我第一次偶然來到永康街是在大二的期中考後,我跳上我的腳踏車,騎離台大。一個19歲的年輕人,漫無計畫,不帶地圖,毫不擔憂,急切著想要探索台北。

我看向左邊,看到第二個角落出現。突然間,我想起就是在這公園的板凳上,我第一次送一個女孩一條Tiffany項鍊當做禮物。

那時我大四,再過幾個月後我就要畢業去當兵,而我大學的女友要開始第一份工作。我記得我存了好幾個月的錢,才有辦法買下那個藍綠色的盒子。當我停駐在那個板凳前,我幾乎又再次看見她的臉,21歲,滿是年輕、夢想和對未來的希望。

當時我是那麼愛她,在那個天真無知的21歲,但如今她已經是別人的女友,在世界遙遠的另外一邊。

最後,在最後一個角落我看到幾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坐在那邊彼此笑鬧著。在看到他們之前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公園的這個部分。畢業那晚,在畢業典禮、畢業舞會後,我們幾個人騎著腳踏車來到這裡,坐在角落後喝著啤酒。那時候一定已經十點多了,天氣很熱,我們廉價的西裝都被汗濕透了,但我們依然快樂且無憂無慮,真實世界還沒壓到我們身上。

如今我們沒一個人在同一個城市裡。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59)

商周嚴選Select Goods

影展:不要跟地球爭食   
美食vs.未來,你選哪一道?

當聰明的人類能將南半球的動植物完整保鮮的遞送到北半球供人享用時,這對我們來說,是幸福?還是不幸?

商周隨身讀 隨時跟上世界腳步掌握速度‧贏在關鍵

論在公司、家裡、等待時間,隨時都可透過iOS/Android的手機或平版電腦掌握最新商業周刊最新報導。

共有 14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會員登入加入會員。回應文章及評論歡迎使用 facebook

  • #14
    2012/7/22 下午 10:40:11

    當然要急著長大,長大、然後擁有力量,保護自己、保護覺得重要的人。
    漫無目地的上了公車,在不知道的街道遊盪,不在乎回不回得了家,多希望就這樣迷路,有了不用回家的正當理由。
    為了博取父母親的關注,謊稱自己被侵犯什麼的,什麼時候在父母親眼中我是這樣的孩子了。
    然後要擁有力量,只是我這輩子已經不可能擁有真正的幸福了。
    可惡的男人,僅管擁有幸福而感覺自己的優越感吧。天啊,不把自己灌醉怎麼活下去。這個像地獄的世界。

  • 油俠
    #13
    2012/5/18 上午 12:00:58

    最近喜歡您的文章.....

    30歲的您在提醒20歲又310個月的人記得【年輕的理想】

    我希望永遠有夢~追求理想~謝謝您!!

    油俠 大德魯伊-狂草

  • vsama
    #12
    2011/12/11 下午 06:34:38

    这就是个怪圈,成功的人羡慕着平凡人的生活,平凡的人又充满着对成功的渴望。

  • 即將成為社會新鮮人
    #11
    2011/11/17 上午 12:32:55

    想要找回當初選擇自己要走的路的初衷和熱忱

  • 疑惑的年輕人
    #10
    2011/10/29 上午 02:53:23

    從來不真正地想長大,但不長大如何不天真,要工作如何不世故? 最現實的是當時間進入倒數,人生邁入壓力,金錢開始操控自己,那不終究要長大? 在功利主義的時代,年輕的夢想似乎也只能拿來做音樂電影,讓更多人懷念哀嘆...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