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時事 兩岸 兩面刃!服貿協議傷了台灣企業,卻造福更多勞工

時事News

  • 推薦

兩面刃!服貿協議傷了台灣企業,卻造福更多勞工

樂活高縣@ Flickr , CC BY-SA 2.0

台大經濟系鄭秀玲教授最近提出對服貿的分析,例如國防安全等論點相當真切我也非常認同(請見本部落格前兩篇關於服貿的文章,<福禍未依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與<李顯龍打了馬英九一巴掌 >),但其經濟推論與結論仍有若干方面相當不完整。

一言以蔽之,鄭老師認為目前服貿的談判結果將造成「中國用掠奪性定價(低價)搶奪各市場,取得獨佔地位後再以壟斷性定價(高價)壓榨顧客」;前半段推論認為這將造成台灣中小企業倒閉、台灣勞工失業,後半段推論則認為台灣消費者將被迫接受低性價比(高價格低品質)的服務。多數人民同時是勞工也是消費者,一方面會越來越沒錢賺,另一方面則被迫花大錢買爛服務。如果最終結果真是如此,那的確是值得擔憂。但我認為,鄭老師完全沒有考慮到企業角度的觀點,也就是:中國企業是否有動機要進入台灣?

迷思一:中國企業進入台灣市場有利可圖?

企業進行跨國投資的最大動機,當然就是獲利。大致說來,獲利(或者虧損)是營收減去成本的結果,營收面要看市場接受的程度,成本面則是企業經營的能力與優勢。因此,我們可以將「中國企業是否有動機投資台灣」拆解成以下兩個問題:
1.中國企業進入台灣之後,是否能維持低成本?
2.中國企業進入台灣之後,是否能得到消費者認同,大到足以寡佔甚至獨佔?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看起來很直觀,但事實上並不這麼簡單。我們不妨換個角度思考:日本的吉野家到台灣開連鎖店,平均單店成本是否與日本相當?讓我們用比較直覺的角度拆解吉野家的營運成本:食材(原料)、人(人力)、水電(能源)、店租、設備與廣告(行銷)。日本的原料比台灣貴,如果運到台灣要加上運費那就更貴,所以吉野家一定會想辦法採取當地原料;日本人力比台灣貴,如果要把日本人外派到台灣成本勢必更高,所以吉野家一定會雇用當地人才;設備可能採取日本原設備也可能改用台灣設備,如果是前者會增加運輸成本,後者則會以台灣當地價格計算;水電、店面都無法運送非得用當地不可,行銷費用也得因地制宜。

結論是:日本吉野家來台灣開店之後,成本勢必不會維持跟日本相同,反而會跟台灣相同等級的連鎖餐廳相近。相對的,如果日本吉野家要到成本高於日本的歐洲開店,其單店成本也會近似歐洲當地連鎖餐廳的水準。跨國經營服務業,成本結構會與當地相近,相異之處則來自於各企業的管理能力與優勢;因此,中國企業來台營運,理論上不會有太大成本優勢。

認為中國服務業進入台灣市場後的營運成本會比台灣服務業的營運成本低,某種程度上可能是個迷思。去掉能源、店租、設備、行銷這幾塊完全不可能跨國攜帶的優勢來看,真正會造成影響的是原物料與人;但原物料加上運輸成本之後可能根本不比台灣來得便宜,因此唯一可能產生影響的只有人。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23)

商周嚴選Select Goods

還在學-成功不是你想的那樣今年你必須自學的一堂課

身為被寵壞的中年男人,回過頭重新投入學習:學閉嘴、學聽話、學願意、學做小事...看透繁華,補修生命「該怎麼活」,你也應該學!

影展:台灣人の三部曲用堅持走自己的路

台灣很小卻充滿故事,一個人、一群人到一個部落,他們用不同的方法,努力堅持走自己的路,這就是台灣人。

共有 56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會員登入加入會員。回應文章及評論歡迎使用 facebook

  • bw01135498
    #59
    2014/4/10 下午 06:24:50

    "舉個例子,百元剪髮在台灣發展多年,相對於一般美髮業最低300元以上的價位,100元這個價格可以說是非常低廉。嚴格說來,百元剪髮的性價比並不差,但超低價的經營策略並沒有席捲整個市場讓美髮產業重新洗牌,因為多數消費者根本無法接受這個水準的品質" => 真是拜託, 完全不食人間煙火耶, 你是不知道幾年前一般美髮院減個男生頭四五百起跳嗎? 現在價格都殺到兩百五是啥原因? 就是百元店阿! 不然百元店一個客人都沒有嗎? 只要百元店有任何一位客人一般美髮店就會有衝擊!所以才會降價!你為什麼不去問美髮店生意好不好做有沒有受到百元店衝擊, 就一味地自己用破爛邏輯推論, 我拜託你去念點書好嗎...

  • bw01135498
    #58
    2014/4/10 下午 06:18:59

    "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如果都已經投資了1.1億新台幣,卻只能把9個中國人放到台灣,請問那會是中、高階管理者或者高級研發人員,還是低階員工?再者,中國中、大型企業的中、高階管理者的薪水含外派加給,大概一個人就可以抵5個甚至10個台灣同等級的管理者。以這點而言,實在看不出哪裡有成本優勢可言。" => 從這種推論就知道文主是白癡, 照他理論, 企業當然找低階陸勞來比較有利, 因為台灣幹部便宜, 而大陸勞工便宜, 所以文主前後邏輯根本不通, 八成是念文組的...被賣都不知道

  • bw01135498
    #57
    2014/4/10 下午 06:16:23

    "投資1.1億新台幣以上最多只能找9個中國人來台灣。" => 從這種推論就知道文主是白癡, 再傻也懂得充分利用"投資600萬新台幣有2個中國人來台灣", 簡單說8個人就是2400萬投資就可以了, 懂嗎? 還不懂? 好...子公司孫公司投資公司聽過沒? OK, 還不懂..那難怪你會挺服貿, 被賣掉都不知道那我也沒辦法. 是不會分割投資然後集中一起上班喔...白癡..

  • bw01133213
    #56
    2014/4/2 上午 01:10:08

    他提到一點很吊詭的事
    香港本地的企業沒落,但金融業卻是發展的,所以拉抬了整體經濟水平

    各位學過經濟也投資過
    如果本國企業沒落、金融業卻發展,那表示進來的都是資金
    而不是真正的供需市場
    那麼靠資金獲利的是誰?

    大量資金擁入一個小地方會造成什麼後果?
    各位可以去思考一下

    台灣也是沒有資源沒有內需市場的小地方
    如果我是大陸人,都不一定會來台灣
    (沒天然資源人力又貴,是要蓋什麼工廠啦?阿呆嗎?)
    台灣資源那麼少、土地又是買斷制
    我錢多,只要投進來炒啊炒、賺個幾倍就收手了

    那炒高的土地與服務、商品,最後誰倒楣?

    我對於服貿開放太多產業是保留態度,也是如此
    台灣人自己都急著去大陸投資開拓市場
    那麼台灣剩下的,會是什麼?

  • bw01132317
    #55
    2014/3/28 上午 11:33:41

    他認為中國的企業不會用低價壟斷再用高價壓榨,但是並沒有說中國企業無法。
    客觀來說,中國企業本身就可以用比台資較低的價錢壟斷,他壟斷後要不要壓榨你就看他心情...
    舉了吉野家當例子,用食材(原料)、人(人力)、水電(能源)、店租、設備與廣告(行銷)去作討論,以這些作為評估討論因素是合理也容易理解的,但是中國的原料就明顯比較便宜,兜了一圈用日本的企業舉例,為什麼不舉大家很熟悉的康師傅?
    吉野家的食材不能用日本的,但是康師傅的泡麵卻不是台灣的。需要保鮮的東西只能代表餐飲相關行業,如果進入到可以用海運解決的部份,這個價差就被縮小很多了。
    再者中國的企業因為規模巨大本來就有很多成本低於台灣企業。
    我可以接受在沒有陰謀論的前提下,中國企業會雇用台灣的人力資源,但是我並不認為會用比較高的薪水。(他也說了企業的宗旨在盈利,那有什麼理由他和台灣企業請一樣的人在台灣做一樣的事情卻願意花比較高的薪水?)
    有些工作其實是可以包回大陸去做的,在電子化的資訊傳輸輔助,有不少工作可以透過網路由大陸較低廉的人力完成,比方說有部電影美國電視購物頻道將他的客服中心設立在印度的故事,一來因為時差他可以提供24服務,二來即便加班所耗成本也較低。
    (台灣不會有第一個問題,但第二個問題是絕對面臨的。)

    他說中國與台灣的企業會互相競爭,提升台灣企業的競爭力,但是中國和台灣的企業從來就不是在同一個立足點上,這種感覺就像富二代和平民在競爭一樣,競爭輸是合理。(好吧,如果小企業都覺得自己不怕競爭,那我看到新台幣打水漂感到痛心也沒甚麼辦法。)
    本文也提到高級技術人員本來就會逐利而流,那麼在台灣本土產業失去競爭力的前提下,台灣人才不就更往陸資或大陸跑?他也畫重點似的說"經濟自由化之後,會進一步擴大各地區強勢產業與弱勢產業的差異。"那不也承認台灣的企業在陸資大公司面前難以生存?
    那以後台灣沒有本土企業的話,經濟就被中國綁架了啊,中國公司不想管那麼多只想賺錢,但是中國政府呢?就算中國政府不管,經濟文化層面也已經無孔不入了。

    他說了香港的失業率變化,但是他沒有說香港勞工外移的狀況啊,說到這邊,我google了「香港產業空洞化」關鍵字。
    看到了「京港兩地官員:CEPA不會令香港產業“空洞化”」(04年)
    然後是 「[轉貼]『香港』新加坡的成功與香港的產業空洞化」(11年)
    不過到底有多少比例的人跑去大陸工作我沒有找到,但是香港昂貴的土地價格無法支持製造業生存應該不難理解。

    然後本文也只看了薪金指數,並沒有同時看物價指數。如果薪水漲得比物價快的話就沒話說...但是物價也漲了啊!他舉的區間2006~2011年,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從92.0升到106.0 (2013年是115.1)
    香港的政府統計處可以很容易找到這個資料。當然我沒有能力靠這個數字就斷言香港人越過越慘,說不定薪資上漲速度是夠快的,但是物價同時上漲也是事實。

    他提的迷思三,技術移民規定相對寬鬆,這部份我也可以在一切按規矩來的前提下認同,但是要如何保證一個人治國家一切都會永遠按照規矩來。

    他的結論是戒慎恐懼,但非過度恐懼。但是我覺得現在得擔憂程度只是剛好而已。商週的這篇文章談了很多數學,卻沒有考量對岸政府本體。

    我不懂數學,但是我很懂胖虎-野比大雄 (大誤)

left btn
right b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