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觀點 還在學 日本能,台灣不能?

觀點Opinion

  • 推薦

日本能,台灣不能?

最近幾個月,許多人都活在焦慮中,越是關心大選的人,就越焦慮。

的確,每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都讓台灣人的痛苦指數暴增,無怪乎有西方學者說,政治是必要之惡。

痛苦從何而來?我認為主要有三項:一、未知:人對於自己所關心的重大事物,無法確知結果,又不操之在己,通常會焦慮而導致痛苦;二、執著:人因背景和處境,產生知見,知見強烈則成為執著,執著必然帶來痛苦;三、分裂:競選通常是凸顯「異」、而忽略「同」的活動,當大家發現,處身於同樣的社會環境,竟有那麼多人與自己意見相左,必然產生內在衝突而痛苦。

對症下藥,療癒「大選症候群」的方法,當然是:接受未知、放下執著、求同存異。選舉結果出爐,勝者高興一天就好,敗者也痛苦一天就好。無論結果如何,都是台灣人的共業。既是共業,就要共同承擔,盡一切努力,把「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投票結果,變成未來四年「大家都是贏家」的圓滿結局。

台灣今天的民主,是幾代人努力的結果,自總統普選以來,不到二十年間,經歷過不止一次的政權輪替,選出過不在本地出生的總統,過程大抵公正、和平,沒有流血、沒有經濟衰退、沒有社會動盪……,這樣的成績單,放在世界民主發展史上,絕對稱得上是奇蹟。身為奇蹟締造者的台灣人,實在沒有理由對自己的未來信心不足。

我甚至認為,台灣人還有機會再造另一波的政治奇蹟,足供未來世界做為典範。理由有二:一、台灣締造上一波政治奇蹟,重要的背景之一,是我們帶著完整的中華傳統文化進入了現代化歷程,在實踐過程中,巧妙的融合了中華文化講究「合」和民主政治強調「分」的特質。此一特質,舉世獨一無二,沒理由不更上層樓;二、世界經濟沉痾未解,西方價值觀、遊戲規則和生活方式都走進了文明轉型的死胡同,未來世界亟需新的實踐典範。帶著完整中華文化走進現代化的台灣,很有機會在經濟蕭條、價值崩壞的時代,活出一種舉世刮目相看的新典範樣態。

西方民主是在權力制衡的架構下,進行合理的利益分配;中華傳統政治是靠內聖外王的修練,足以安養萬民、教化四方、近悅遠來。台灣是世界少數有機會融合東、西特質,創出新典範的地方,只要我們不看小了自己。

當台灣大選如火如荼之際,不丹國王訪問日本宣揚「國民幸福毛額」(GNH),日本政府通過了一項宣示性文件熱情呼應。台灣人看到了嗎?中華民國政府看到了嗎?這是我們最有資格做的事,豈能讓日本人專美於前?


》本文未結束,請購買雜誌
我已是訂戶,升級為訂戶會員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4)

商周嚴選Select Goods

學經濟,讀這本就夠!史丹佛給你讀得懂的經濟學

讓史丹佛人氣名師,以輕鬆平易的內容,介紹36個經濟法則關鍵詞,你不必是經濟學家,也能開口聊經濟。

孩子一生的能力,從「探索教育」 開始!

《能力,是探索出來的》一書告訴你,如何透過體驗學習改變思維模式,奠基孩子一生能力。

共有 0 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會員登入加入會員。回應文章及評論歡迎使用 facebook

left btn
right btn